您当前位置: 环球贸易网 » 资讯 » IT报道 » 正文

共享充电宝品牌加盟,商家合作

发布日期:2018-12-30  作者:咻电  浏览次数:1
核心提示:一年时间,共享经济似乎就在中国经济版图上画出了一条抛物线。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,各种打着共享生产力旗号的项目潮起潮落,从起
一年时间,共享经济似乎就在中国经济版图上画出了一条抛物线。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,各种打着共享生产力旗号的项目潮起潮落,从起点出发兜兜转转一圈,最后还是回来原点,留下了一地鸡毛。  
充电宝也曾经是资本的宠儿。目前的头部玩家咻电、来电、小电等都是在那一轮砸钱下赢在了起跑线的幸运儿。  
小电科技是首先获得密集投资的公司之一。小电2016年12月成立,次年3月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投资,4月A轮近亿元,5月B轮3.5亿元。相比之下,成立更久的来电直到风口起来,才在2017年的4月份获得第一次投资。  
来电的创始人袁炳松是位连续创业者,他曾经是开工厂做电池的,一度做到了年销售额1个亿左右,后来雷军入局打乱了整个行业节奏。传统售卖不行,能否用租的模式触达用户?2014年起,袁炳松创立来电科技开始探索。  
不过从2014年到2016年,“共享经济”概念还未兴起,来电资金链最紧张的时候不得不内部筹资700万元,才继续做下去。直到2017年,借着风口的势头,获得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。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至今记得,凌晨两点在与某投资人签完协议后,对方亲自把他送回了家,生怕他一觉醒来再变卦。  
街电最著名的一轮投资则来自聚美优品的CEO陈欧的3亿元。  
街电CEO原源曾经职与阿里支付宝,与陈欧在业务有过交流,俩人都一直想做充电宝,看过市面上的多数充电宝项目,对街电的AnkerBox印象非常好。2017年5月,Anker要上市,街电这个孵化项目需要长期的投入,会影响到上市,于是“有意让出大股东的身份”,陈欧和原源觉得时机,决定接盘。  
从2015年到2017年,与共享单车从数百万美元到数亿美元漫长递进的历程相比,共享充电宝的风口一起来就快而猛。从2017年3月开始,40天时间,11笔融资,35家机构,融金额达12亿元,是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的5倍。  
风口来得越猛,消失得也越快。短短几个月内,很多刚入局的玩家就被宣告死亡。  
比如,2015年就成立的乐电,2017年10月宣布停运,成为了一家倒闭的共享充电宝企业;同年10月关停的还有PP充电,据说由于资金链断裂甚至还拖欠工资,另外出局的还有河马充电、小宝充电、创电、放电科技和泡泡充电等等。  
这不禁让人想到王思聪的那句断言: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,立帖为证。不过事实证明“纪委”王思聪低估了人们对手机的依赖,也高估了电池的续航能力。  
一年过去了,共享充电宝的头部企业还在低调扩张市场,也基本实现了盈利,而王思聪却没有任何回应了。在陈欧转发截图的那条微博下还时不时有人挖坟要看吃翔直播。  
02  
为什么是共享充电宝?  
与ofo资金链断裂、摩拜单车盈利困难、滴滴顺风车下架等情形相比,有人评论共享充电宝似乎成了“共享经济”的仅存硕果。  
曾热烈讨论过的“共享充电宝是否是个伪需求”,这问题也在这一年中得到了验证。  
街电CEO原源在接受创业家&i黑马的采访中说过,“我们一天有大几十万的用户在用。”数据显示,2018年3月,街电的用户总数达到6000万。小电则透露,到目前,他们的用户已经达到了8000万。  
需求被验证的同时,是盈利的产生。街电的数据显示,其自2018年5月起已连续3个月实现规模化盈利,来电则表示从2017年10月就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,目前已实现盈利。小电也透露,到目前他们也实现了盈利。  
与开始热闹,结局黯淡的共享单车相比,充电宝的确赢得低调。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共享充电宝行业人士认为,充电宝主要赢在成本控制上面。  
与共享单车动辄不计成本地铺单车相比,他们投放充电宝会根据商家的流量去测算,优质商家他们才会合作,如果一家店铺每天租借充电宝的频次不高,他们会做相应的调整。尽量让每台充电宝都做到物尽其用。  
而且,充电宝的损坏率造成的成本也是可以控制的,“你如果充电宝不还回去或者弄坏了,系统里会一直扣费的,最后是用户自己承担”  
单车的体积更大,还有折损费,相比之下共享充电宝体积小,又有线下店家的简单维护,投放之后的运营成本被压缩得非常低。  
相关人士告诉「电商在线」,共享充电宝是个比较“稳”的行业,不会像共享单车那样掀起大浪,但有不会那么无厘头,只要覆盖在了刚需场景,基本就能实现盈利。  
目前,几家共享充电宝主要都是靠充电的租金营收,“虽然一块两块的单价很低,但是算上频次和人流量,那收入就非常可观了”。  
街电负责人算过一笔账,一个小机柜里有八个充电宝,放在某个场景里,假设它一天有四次被人取用,这个机柜里有8元收入,365天总计2920元。当小机柜铺设为10万个,年收入就在2.92亿。  
另外,共享充电宝还有一部分的广告营收。来电的大机柜屏幕创造了很好的场景,目前广告收入所占比例仍然很小,未来仍有扩展空间。  
当“共享经济”一地鸡毛、资本纷纷退场之时,小电的创始人唐永波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,“能安心做事了”。来电CMO任牧发表过他的看法:“我们已经不耐烦于一个概念长时间去霸占我们头脑。共享经济的退潮某种程度是名词的退潮,而不是商业态的退潮。”  
03  
“共享经济”未来还能走向何方?  
共享单车的局部失败让“共享经济”的概念一时凉凉,但正如任牧所说,其实商业形态并未退潮,反而仍然活跃。  
共享充电宝、共享雨伞、共享体重计、共享厕纸,人们的痛点在不断被挖掘,并且等待验证。  
“关键看是不是人们的痛点以及能否占据刚需场景。”从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经验出发,有专业人士认为,覆盖在正确的场景之下,控制好运营的成本,就有可能成功。  
不过也不是所有的需求都适合做成这种分时租赁的“共享模式”。有消费者分享了她遇到所谓共享3D眼镜的情景。  
“以前电影院配的3D眼镜现在要自己扫码租用,一次2元,感觉变成了强制消费。而且电影快开场了排队就特别长,体验特别不好。”  
而即便已经走通了的“共享充电宝”经验也仍然有焦虑存在。比如此次街电和来电整个争端历程,“专利”虽然是焦点,但背后的市场占领似乎才是竞争的核心。  
就目前市场占有率来说,街电占比高,但随着专利官司上的落败,它将面临着撤柜的风险。腾出来的市场空间将会被来电、小电以及其他企业瓜分。截止目前,小电已经有后来者居上的态势。  
另外,共享充电宝的在盈利模式上大同小异,如何建立核心的竞争壁垒也是各家都在探索的事情。  
来电经理许鹏告诉电商在线记者,专利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之一,也因此他们必须战斗到底。目前因为侵权纠纷,街电似乎有被“第三者”们赶超的趋势,电商记者联系街电采访,迟迟没有得到准确回复。  
曾经,几个头部企业的共享充电宝形态存在部分差异,比如说街电主打小机柜,来电主打大机柜,小电则提供了座充版本。但几种形态并非不可跨越,比如说主打大机柜模式的来电在涉足小机柜,街电则在铺设大机柜,而小电也根据市场验证逐步放弃了座充改成盒装小机柜。  
 
 
[ 加入收藏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 
环球贸易网 产品 供应 公司 展会 资讯 招聘 学院